翻页   夜间
爱曲小说 > 猎场风云 > 第三百三十章 谁不会成精啊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爱曲小说] https://www.biqusa.org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明白。”谢凯皱着眉头抓抓自己的头皮纳闷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什么?”许静笑嘻嘻地,一脸小狐狸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开条件,究竟是想促成买卖还是想拒之门外呀?”

    谢凯瘪瘪嘴巴摇头道:“我要是老蓝,一定不接受。这分明是丧权辱司嘛!从这里头看不到太多的好处,那他要这交易作甚?”

    “蓝总不是想要交易么?那我们就给他个公平、合理的交易。”

    许静微笑说:“交易的目的是互赢而不是单方面有利对吧?那我当然要提对智亚有利的要求喽。现实是,智亚不需要瑞森的团队。

    我们刚应对完检查,又在忙于新办公区的建设,哪有精力和财力投入到这事上去?

    那老蓝如果特别希望我们参与也不是不可以,拿出点诚意来呗。比方利润上让一点、权力上让一点、接收方式上让一点……。

    反正什么都不让步,占着全部的好处还要做成这对我们来说可有可无的交易,说不过去吧?

    为什么呀?这天下又不是只有蓝总一个聪明人,智亚也不是天生就欠他瑞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们智亚的人……,好像每个人都和瑞森有仇似的,一提起瑞森、蓝总就防范心特别强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也曾对你们欧聘干过类似的事情,你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许静冷笑:“欺骗、拆解、挑拨……,智亚讲的是理和法,这种歪心思琢磨人、玩弄小聪明的,我们不耻也看不上。

    就比方你我坐在一起,你抱着某种目的代表自己公司前来,但只要是合理合法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。

    可蓝总不同,他一开始就抱着目的,要么削弱对方,要么打击对手,并且为达到这目的不择手段,这就不可容忍了。

    智亚愿意和所有业内同行交流,但那些不尊重我们,以为可以耍弄他人来实现自己目的的大聪明不在此列!”

    “哦,所以你们是不会做出给蓝总留个位置、送个头衔这种举动的。对吧?”谢凯在自己膝盖上重重拍了下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曾经是同事,他不是做过智亚的董事长么?可他是凭欺骗拿到这位置的,这就不能容许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位期间还谋求把智亚合并到瑞森体系里去,用各种手段挤走我们的干部,导致了骨干的大量流失。

    这些损失我们没有计较,又怎么会再任命他呢?”许静仔细地看了看谢凯:“雷总……不会有心想重用他吧?”

    “啊?呃,哪里!”谢凯急忙摆手:“我们参与不参与还未定呢,其它更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我今天来找你聊,也是想听听你们这边有什么想法或建议?毕竟,你们之间打交道更多,应该比欧聘更了解瑞森的情况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呀,我可不方便置喙。说错了雷总还不找我算账?”

    说着许静还夸张地吐下舌头:“我只能告诉你智亚的想法,其它恐怕你要自己推敲和决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了解到你们的想法反过来利用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呀。”许静耸耸肩:“反正瑞森对我们来讲要不要都两可,随你怎么利用都成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秒变老乌龟,嘿!谢凯无从下嘴。

    想了想说:“那你们还接受上次那样的拆解收购吗?”上次就是智亚拿走了瑞森的传媒部门,欧聘则得到其它部分。

    谢凯觉得应该问清楚,看智亚是真的全然不上心,还是惦记着先撕咬哪个部位?

    “你是说咱两家公司再合作一把?”许静摇摇头:“不是客气,是真的顾不过来也没精力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朝东边一指:“建筑面积两千平方,上下两层三千多。要设计、改造、水电路、内装、家具、设备、走线……。

    大到整个厂房结构,小到一块地毯的颜色。哪一项想不到都可能遗留问题。

    告诉你,那地方原先工人上厕所都是跑出去五十米外,我现在就要把上下水接进屋里,还得设计不止一处,因为整个建筑物里统共预留十个卫生间的位置!”

    她把手一摊:“现在我们业务部门还未完全复工,开始工作的是市场、研发、人力、行政、财务这些后勤单位。

    我必须在复工前完成改造开始进入内装阶段,否则后面没有那么多精力了。

    业务部门一回来,首当其冲就是开说明会、将新办公区的交通、排班和食宿、补贴等问题来安定军心。

    你说,我现在哪有功夫解民倒悬,去帮助蓝总?除非他让步条件特别有利于智亚,特别让我们经管会的各位动心。

    那好吧,我可以忍忍,拼着年轻给自己再多背个包袱,否则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,这难道不是你们报仇的好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机会?搁在平时是机会,可如今不是。”许静摇头。忽然凑过来问:“你家雷总想给老蓝什么位子呀?说来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谢凯刚要说,眼珠一转改口道:“也没什么。只是想给他封个名义上的官,让他管管后勤就得了,好听还好看。

    他毕竟做过瑞森这个品牌,闲着不好,发挥点余热呗。”

    “嗯!看来雷总也知道瑞森这两个字有点扎手。”

    许静微微点头:“给他个名义,既可以安抚原来瑞森的员工,又能利用他的号召力。雷总想得不错!”

    她目光一闪瞧着谢凯似笑非笑地问了句:“就是不知道,欧聘有没有本事再吃下这一大坨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谢凯心里一动,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雷总今年已经收了两家猎头和四家RPO公司,加在一起有上百人规模吧?

    不说你们收过来以后怎么消化瑞森的团队,光这笔费用雷总打算怎么出?智亚是意思不大,那就剩下非凡和你们争。

    双方都志在必得,就看谁出的多喽,恐怕蓝总睡觉都会笑醒呢。”许静很气人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老爷子下了狠心,不这样做他怕是睡不着觉哩。就算知道价格高,他也得出手。”

    谢凯苦恼地摇头:“我是不大同意这样做的,可他怕非凡拿过去对我们更不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雷总不能光用价格说话,他还得多准备一条饵引蓝总上钩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!所以他把总裁的位子……。嗯,我明白了!”谢凯发现自己说漏嘴,赶紧尴尬地掩饰,引得许静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但……雷总如果想得到瑞森,恐怕这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?他蓝总不会胃口那么大吧?”谢凯惊异地说。

    “一个总裁就能让蓝总老老实实趴在那里为欧聘服务了?我觉得不太可能!”

    许静摇摇头。她先招呼服务员撤下咖啡,给自己换了杯鲜榨西柚汁,这才慢悠悠地说:“蓝总那人是很爱折腾的,你得有办法让他知道折腾就对自己不利,就会给自己带来损失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总裁头衔捆不住他手脚,你不这样认为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对!”谢凯若有所思地点头:“他要是折腾就不好玩了。是不是该把他职务放低些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许静立即否定了他:“给低了诱惑力不够,他能来么?再说既然打定主意利用他的影响力,头衔太低也达不到目的对吧?

    雷总给他总裁位子还是对的。你只能想如何在雷总同意给他高头衔的前提下,想出能防范他瞎折腾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静说完自己都笑了:“反正,我觉得这不是个容易的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让他不折腾,把欧聘当自己公司,那就只有给他股份呀!不过这么做,代价也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许静满脸无辜:“不是我想出来的,我什么也没说哦。”

    谢凯带着满脑子的疑虑回去了。许静高高兴兴回来找魏东,把了解到的欧聘那边的情况和他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魏东仰头想了想,说:“雷音不仅想收编瑞森,而且还要使唤老蓝,这个相当有难度。

    咱们是了解这个人的,如果是我就不会自找苦吃。老蓝,那就不是个能自甘人下、甘于现状的人。

    他如果到欧聘,迟早会折腾出事故来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娄大胜和刘科联袂而至,紧接着后边进来陈兰。大家聚集过来是准备开本周经管会的。

    韩威和迟总未至,趁这个空子魏东让许静把今天的事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嘿,真没想到,这蓝总还成香饽饽,他们两家都要抢么?”陈兰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这叫投资效益最大化,只要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都不能轻易放过。”刘科说。

    娄大胜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抬头看向魏东:“问你个问题,非凡和欧聘,哪个对咱们威胁最大?”

    “要说从业务的领域讲,都构不成太大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魏东说:“非凡以猎头为主,可能还和我们有些交集。欧聘近期拓展方向似乎以RPO为主,那样不会和我们发生太多碰撞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雷音却对瑞森这事特别关注……。”道长说着伸手拿起他的大茶杯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雷总对猎头业务还念念不忘?”刘科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有这个可能。”娄大胜吹着茶叶说:“RPO可以直接把欧聘的营收拉高,但是却出不来猎头这样的利润,所以雷音特想收瑞森。

    我估计他也在担心收入和支出的平衡问题。他买了这么多小公司,总得给投资人看收益率吧?光瞧营收是不够的!”

    他喝了口茶,抬头微笑着看许静:“朱莉怎么看?你愿意让哪家收了瑞森?”

    许静看看其他人,说:“其实,哪家收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正如大魏所说,他们在业务上对我们的威胁远不如那几家外资系猎头更大,它们可是以做高端职位擅长的,直接抢我们的饭碗!

    不过……,雷总这人做事老练、沉稳,对部下温和,能听意见,陈总则风格狠辣,非凡就是他一家言,员工都很怕他。

    从陈律师的话里可以感觉到连老蓝对陈东彬这个人也颇为怵头,可见他的作风比较硬朗。

    我们和蓝总之间有很多个回合了,我想在座谁也不希望他还能折腾。如果从这个角度说,我希望非凡的陈总能降伏了他。

    至少有他压着,这个人不会再胡乱跳腾,那就最好!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起来。魏东点头:“朱莉说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法!”

    “那,是不是我们试试,促成非凡的好事?”娄总轻轻的一问,让所有人都楞了,大家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娄总,你是说我们出面掺和?这……不好吧?”陈兰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沃尔夫你紧张什么,我又没准备做什么违法的事。”娄大胜讥讽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要怎么‘促成’呢?”

    “劝雷音放弃这次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?雷音肯定是铁了心要把瑞森吃下的,他怎么会同意放手?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。”娄总放下茶杯揣着两手笑眯眯地再次看向许静:“任何事,做了才知道行不行、难不难,做之前都是推理或猜测!

    朱莉,你挑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,邀请他女婿去参观下咱们的新办公区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您是要在他参观的时候对他传递某些信息吗?再让他把话带回去告诉雷总?”许静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来说。是你!”娄大胜用下巴示意。

    “我?那,我要怎么说,能够说服对方配合咱们呢?”许静疑惑,她担心自己没这个经验或者话说不好搞砸了。

    “你提前来找我,山人自有妙计!”

    得,道长又高深了。许静点头应下来。这时忽然觉得似乎也没什么,恐怕老道是在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不就是放大危险和困难,让雷音知难而退,这有什么可难的?

    她估计老道出的主意也不外乎此。嘁,有什么呀,谁还不是能成个精的呢?

    可是等她约好谢凯,回过头来还是如约上门去找道长的时候,却被告知娄总和朋友一起去鹫峰了。

    朱绘交给她一个信封,打开一瞧纸上写着:功高震主、抬价增支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朱绘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郁闷的许静拿着信封往回走,到图书室门口时忽然叫了一声。她明白道长的意思了,果然妙计!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